http://www.plurk.com/is41
http://ask.fm/drn41
浪與花-1 ※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鉄血のオルフェンズ ※タカキ・ウノ中心   大多數的時間,塔卡基都待在漁火最深處,自他眼底所見的世界僅有日光燈管底下,那寬闊又狹窄、能容下高大機體卻拉不進一片星際的地下室,至於能看到大空的,只有那些受訓後經過許可的駕駛員。這兒環境絕對稱不上優渥,然而已經提供他至今為止短暫人生中的大量人工氧氣,即使天天與機械和廢氣為伍,日子過久也就如此。他不只一次任憑失重,讓身體浮游在無人的維修間,坐著、躺著、倒立著,思考芙卡的人生,卻從沒為自己想像,那是他祈禱未來的最遠距離。   但是,從進入地球大氣層的那一刻起,所有日復一日理應相同的事情都不同了,也許打從鐵華團誕生起... 2017 - 03 - 27 3
千秋楽の前夜 ※A3!※皇天馬與瑠璃川幸   坐在床緣,雜物在身後的棉被堆出一座小小的丘陵,照理他得立刻將那疊物品收納到它們原本的地方,然後好好躺下,聽從監督要他們好好休息的提醒,闔上眼睛等待明日到來,只是洗完澡後,他卻維持相同的動作沉思至今,也許自己不是太想結束這一天,他猜,而他的掌心滾燙,原因不出自於澡堂,從今晚謝幕後便是如此,彷彿摩擦雙手就會落下幾顆冒火的小石子似的,若是一不小心,全身就會燃燒殆盡。他們活在沙漠的世界裡,在那兒的他是渴求綠洲的阿里巴巴,他必須勇闖扭曲的熱浪,表現主角的強悍及天真,走進真實與謊言的夾縫之中……   嘎吱。  他的室友似乎也剛從澡堂回來,他聽見一聲長嘆,腳步聲愈來愈接近... 2017 - 02 - 12 8
終わりなき唄 ※ TOV※ 尤里與弗雷  無論春夏秋冬、晴朗陰雨,屋中的窗戶總是敞開。  倒也沒有執著於該怎麼做,就是那扇窗已經關不住,物品到了年紀,即使未受什麼損傷,也自然會開始斑駁、老舊,有天碰上風雨稍強的日子,壓住窗框的指腹沾上厚厚一層灰,那片模糊的玻璃再也推不動了,有如遭到下咒般,真的是,以當下情緒所能施上的全部力量(他也不想拆了它),都沒有用。也許是滑軌生鏽,也許哪裡腐朽,要修是沒問題,除非拆舊換新,否則光上油還無法解決,做起來不到半個鐘頭的事,他選擇置之不理,反正雨飄得再遠,床頭板前都是極限,不知怎地遲遲懶得處理。  爾後,許多東西開始不請自來,普通的是樹葉花瓣,其他連樹果、麵包屑... 2017 - 02 - 06 2 15
あんスタ泉真泉小說本《你與傘下宇宙放送》印量調查 あんスタ泉真泉小說本《你與傘下宇宙放送》印量調查   雨水在身上散發出濕潤氣息。扁塌的頭髮,黏膩的汗水,簡直沒有更糟糕的事了。  若是拳頭不夠緊握,悶熱的風就會一股腦地刮走手中的傘吧。  水窪幾乎能容納半隻鞋底的深度,腳踩進去時甚至會發出啪搭、啪搭的聲響,所有不幸運彷彿同時刻到達,藏在步伐之間,逼得他主動踏開每顆地雷的按鈕,將心中感到不耐的那些縫隙炸得無處可循。  到達目的地前,招牌跟街燈開始逐個發亮,不同顏色層層疊照在行人與他的臉上,瀨名泉開始聽見聽眾的呼喊及掌聲,幾束零落燈光散在轉角的人行道上,似乎不可思議地指引他前進。  愈是向前,原先車站的路途上灰黑而無生氣的視野,愈是被人群跟過... 2016 - 08 - 03 20
黒い夜が足りない 黒い夜が足りない ※ トリスタ中心※ 很多スバル※ 正能量爆表※ 有自我流設定あんず出場  三年級的學長們畢業了。  學院的第三年春天接近尾聲,枝頭冒出翠綠新芽,天空徹底拔除烏雲,來到陽光將清冷氣息如水煮青蛙般逐漸抽離的季節轉捩點。  遊木幾乎不再回想和母親爭吵以致滿溢罪惡及自卑感的記憶。自DDD獲得優勝至今,他們成為學院指標般的存在,頻繁接下校內演出,此外遊木還得準備放送會和網球社(在身兼副社長的泉學長離開後,像在補償什麼般,遊木開始勤奮出席社團活動)的交接工作,進入忙碌的新學期。   「ウッキー!原來你在這裡!」  遠方傳來明朗的口吻,對... 2016 - 05 - 01 12
無題14 ※ アイナナ/MEZZO/抓感覺/壯五大病後 1.  最近逢坂經常從睡夢中驚醒──最令他不安的是引擎聲在耳邊響起,到真正看見車輛的時間,之後花費不到三秒,車頭燈就會朝眼皮底下的黑色世界衝撞,逼得他睜開雙眼,今天也是如此。  貼在床鋪上的背脊微微顫抖,連抓住棉被邊緣的力氣也沒有,猜著滑過耳際的汗水是否會帶走身上多餘的體溫。  二度閉上眼睛,強迫自己複習「正常呼吸」的方式,像在思索一個只記得首尾的單字。記得的事情一定藏在腦袋某處,逢坂近來幾天都是這樣努力,或是更努力地相信。當他從床邊的木櫃翻出一隻耳溫計,放在適當位置壓下按鈕,出來的數字竟讓自己有些失望。 2.  慌忙掏出... 2015 - 12 - 29 4
俄雨(ニワカアメ) ※ APH短打※ 瓦修跟羅德里希,狀態不佳的貴族及太過彆扭的兩人。※ BGM:http://www.nicovideo.jp/watch/sm18147137  羅德里希跟在他身後,但不知道保持多少距離,他讓拇指掠過食指上數拍子,以此確認對方每個步伐,結果總在中途打亂節奏,羅德里希並未做出什麼怪異行徑,只是普通地走,像懸掛天上平等又平凡的星星們,而瓦修的眼睛正追著一顆緩慢移動的星子,某個瞬間後卻再也無法找著原本那顆。  每中斷一次,瓦修便忍不住懊惱自己的集中力。不過他同時知道,對方很快就要出聲喊停,他能聽見後方變得急促的呼吸聲,跟那可恨的腳下跫音不同,絲毫沒有──或許已無力隱藏滿溢的... 2015 - 08 - 11 4
預兆 ※ 弱ペダ ※ 今泉與手嶋  「請問,手嶋學長知道第五題怎麼解嗎?」  「我看看……嗯。」手嶋停止轉筆,視線掉回自己的課本,「遇到艱深的題目先跳過才是明智之舉喔,今泉。」  這麼說,學長不也是嗎。今泉往對面的習題本一瞄,頁碼仍停留在三分鐘前,在心深處卻不由得鬆口氣。  期末考和學期間的大考相比,無論範圍讀完與否,暑假已經停在距離眼前最近的日期上頭,學生間環繞儘快結束試驗的焦急氣氛,即便制服早就輪替成短袖,溫度計的紅標高掛將近兩個月,夏天來臨的意識卻最近才從起床的剎那浮出。  像是蟬聲。今泉想,在路上戴上耳機還未點下撥放,以及兩首歌曲間過渡的短短幾秒,鼓... 2015 - 07 - 30 18
1112 1112  要是穿厚一點的鞋就好了。  完全爬上人煙稀少的出口以前,先是從大批綿延的樓梯遠處窺見了一點夜晚的景色,冷風往他們的頭頂灌,當踩上濕滑的柏油路時,褲管與短襪之間缺乏防護的皮膚已經徹底凍僵,連腳底板也彷彿浸入一攤泥水。  前方是一盞紅綠燈,視線外的四周有許多相同的交通號誌,在三種顏色的燈泡下重複輪轉,交通中樞的車站只有內部擠滿了人,都市的熱氣匯流在背後龐大的建築物裡,經過狹窄的管道,由地底的列車帶往其他地方。說不定是這樣才會那麼冷。他想,同時走過第一個綠燈來到人行道上。而接下來的每個轉角,他們都若有似無地觀察對方的腳步,是想到對面的便利超商,或者繼續直走,甚至是暗的連汽車前照燈都能將店... 2014 - 11 - 16 1
Hidden Track ※ 弱ペダ ※ 今泉與手嶋※ BGM:Syrup16g - Rebornwww.youtube.com/watch?v=-Vc6rh0OFzo  當手嶋拿回屬於他的唱片,拇指蓋住角落印著的條碼時,手嶋說了:星期日有這個樂團的現場表演,你要一起來嗎?我有兩張票。  今泉站在三年級走廊上,看著趴在窗台的手嶋,食指與中指比出「二」的手勢。  交換唱片這件事,最初發生在小野田想把收藏的動畫原聲碟讓今泉全都帶回家,那時手嶋恰好結束練習,脖子爬滿汗水,好奇似的朝他們走來。  也許有點自作多情,但今泉覺得對方是闖入他的眼珠子裡後,才對他們說話的。手嶋說,原來今泉你也聽動畫歌曲啊... 2014 - 10 - 22 12
Turning Point ※ 弱ペダ ※ 今泉與手嶋※ BGM:Monkey Majik Mixhttp://www.nicovideo.jp/watch/sm6747336  「手嶋學長還不回去嗎?」  「馬上就好了。你把鑰匙放在櫃子上先回去吧,我會把門鎖好。」  今泉提著背包站在門邊,嘴微微地張開半截,如果這時發出聲音他肯定會接著離開,就和先前任何一天相同,所以他將反射性投出的招呼硬是吞回喉嚨,只是站得有些尷尬,沉默地俯視手嶋被留長的前髮遮住的側臉,耳邊傳來筆尖在一疊白紙上摩擦的聲響。  手嶋過了比他預計漫長的時間才注意到他,眼珠子印上自己面無表情的臉孔時,嚇了一跳。深處搖搖晃晃的,像... 2014 - 10 - 05 11
※ 弱ペダ,遲到的9/11純太生日賀,可能,有點,OOC※ 手嶋純太生日快樂。我好慶幸可以喜歡上純太,我真的好喜歡你。  我作了一個夢。夢裡的我找不到自己的身體。  不過,若我照著平常想要舉起雙手那樣子命令大腦,戴著手套伸向天空的體驗就會返回自己身上。  因此我開始前進,做一些簡單的轉身,周圍的景色也理所當然地跟著移動。  這是美夢?噩夢?還是純粹沒有意義的夢境啊。我站在一條綿延而看不見盡頭的柏油道路上,四周也許是稻田或者山丘組合而成的,像要阻止我看清楚更遠的風景,不只是腳下的公路,兩側白得刺眼的標線,直立的電線桿,其他地方有如隔著大面的磨砂玻璃,糢糢糊糊繞了一整圈,除非下... 2014 - 09 - 13 9
 

© 夏間星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