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lurk.com/is41
http://ask.fm/drn41
A(中)-1 ※ ニューダンガンロンパV3 ※ 最王最※ 本篇後的自滿設定※ 自創角色有、血腥描寫有。目前都還是偏向最原中心......!   餐桌彼端的脆片吐司缺了一角,冰塊浮沉敲響杯面,進食過程製造的環境音不時混入電視傳來的新聞播報聲,隱約聽見下週鋒面過境的提醒。低頭啜飲咖啡,最原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對面的人身上,那張望著螢幕的側臉注意到視線,頭也不轉,悠悠地說:「梅雨季真讓人沒勁呢!」   拖著異常疲勞的身軀起身,沒走幾步,最原便一腳撞上不屬於他的行囊,吃痛地悶哼一聲,因為剛起床,聲音甚至還沙啞地卡在喉嚨裡。盯著恣意攤開在地板的箱子,他幾乎要從那道銀色拉鍊、束... 2018 - 05 - 05 16
針與告別 ※ ニューダンガンロンパV3※ 最王最   最原以為自己張開眼睛了,視野卻與剛才無異,一片漆黑裡,甚至找不著勾勒任何物體的線條,彷彿世界剩下荒誕的虛無。值得慶幸的是,呼吸的舉動讓他意識到胸腔在起伏,那肺部充滿空氣,而微張的嘴正吐出二氧化碳。自這些細小的生命跡象中,最原從身體的中心逐步撿回知覺。這兒並非什麼也不存在,即使連自己是站著、躺著,還是坐著的姿勢都不清楚,也無法抹滅此時就在這裡的「最原終一」。   「小最原。」   突然闖進腦袋的聲音讓最原的肩膀顫了好大一下。別過頭去,在眼前不見五指的黑暗下,那掩蓋額頭的瀏海,臉與頸脖的蒼白膚色,和那雙大大望向自己的... 2018 - 04 - 07 24
A(上) ※ ニューダンガンロンパV3※ 最王最  廚房傳來熱水沸騰的氣泡聲。  小型音響緩緩流出的古典樂曲、穿梭於字裡行間的明暢視線,在具有巧妙規律的鳴笛聲之下,毫無預警將生活的譜面切得細碎。  抬起雙眼,昏沉且膨脹的不快感襲上眉心。最原終一的指腹貼上手裡未被裝訂的文件邊緣,往桌面敲弄兩聲、排列整齊後,便不疾不徐地起身,沐浴在有些刺眼的日光燈下,朝聲響方向走去。   自「事件」結束至今,並未度過太久的時間,他們從一個世界戴上儀器,被丟去另一個世界,後來再從另一個世界的缺口走回「新的世界」。會以「新」來形容,不過是因為失去最初的記憶,無法和腳下現況相互比較,才如此歸類出的方便解... 2018 - 04 - 07 27
人生は夢だらけ ※ A3!※ 月岡紬生日快樂!   月岡紬是最後一名離開劇場的觀眾。  幾乎是在結束販售的前一刻,才匆匆到超商機器前買下票的。實際抵達入場後,數著字母與數字入席,才意識到自己身處長方殼的中央,視野能一覽舞台全景,加上沒有人會點頭向自己致意讓道,因此他一直保持良好的坐姿,背脊的弧度貼近座椅,雙手擺在大腿上,直到開場,直至落幕,是連眨眼都嫌奢侈的寶貴時間。  當清掃的工作人員張口催促前,他捉起公事包,趁著離開前又回頭瞄了布幕一眼,安安靜靜的,像片止住不動的巨大波浪,而預料之外的事則一件都沒有。  步出大廳回到街道時,天空仍維持進場前那樣,陽光透不進灰濛濛的雲層,所及之處卻異常白得清... 2017 - 12 - 29 2
悲喜劇 ※ A3!※ 皇天馬與瑠璃川幸※ A3!深夜60分創作   技術是複雜的。生活是複雜的。這兩件事在幸能得心應手將幾釐米的線穿入針眼的同時,一切都單純起來。在書店的分類櫃上經常會出現類似的鮮明標語:「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。」背後意指幾乎所有的成功,都好像得先經過同一步驟才能得手,但即使是已經簡化許多困頓的現在,幸也不時會為了世上更多的複雜感到痛苦。一件衣服上頭的所有配件與細節,以及在打版裁布前的設計,都曾經,當下,甚至是未來的一道煎熬又甜美的難關。  幸合上了眼前的筆記本,兩層夾頁紙疊在一塊,發出厚實的聲響,接著換個姿勢讓整個身子縮在長沙發。  掌心裡剩下斷了芯,角度總顯得看來有些無奈... 2017 - 12 - 29 21
無題15-19 ※ A3!※ 沒有什麼CP味的四篇短打(不過丞東那篇較有CP味些)。分別是臣和太一/紬和萬里(tag:颱風天)/丞和東(tag:願望)/紬和至(tag:無理ゲー)15.   時節卡在梅雨季之前,偶爾會飄雨的悶熱日子,七尾坐在空無一人的談話室裡,陰天的白光由窗戶微透到眼前的一小塊腳尖上,身體則埋沒在灰暗的沙發座椅中,沉默地滑著手機。  不過從相連在隔壁的開放式廚房裡,則傳來陣陣橄欖油與食材的香味與鍋碗瓢盆小心碰撞的聲響,讓這個空間稍微活絡了起來,他的室友一如往常在為宿舍成員打理早餐,而他也只是在一星期裡的少數幾天,在淺薄的睡夢下聽見對方更衣的摩擦聲而跟著清醒,接著他們會向彼此道聲早安... 2017 - 11 - 14 3
浪與花-1 ※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鉄血のオルフェンズ ※タカキ・ウノ中心   大多數的時間,塔卡基都待在漁火最深處,自他眼底所見的世界僅有日光燈管底下,那寬闊又狹窄、能容下高大機體卻拉不進一片星際的地下室,至於能看到大空的,只有那些受訓後經過許可的駕駛員。這兒環境絕對稱不上優渥,然而已經提供他至今為止短暫人生中的大量人工氧氣,即使天天與機械和廢氣為伍,日子過久也就如此。他不只一次任憑失重,讓身體浮游在無人的維修間,坐著、躺著、倒立著,思考芙卡的人生,卻從沒為自己想像,那是他祈禱未來的最遠距離。   但是,從進入地球大氣層的那一刻起,所有日復一日理應相同的事情都不同了,也許打從鐵華團誕生起... 2017 - 03 - 27 3
千秋楽の前夜 ※A3!※皇天馬與瑠璃川幸   坐在床緣,雜物在身後的棉被堆出一座小小的丘陵,照理他得立刻將那疊物品收納到它們原本的地方,然後好好躺下,聽從監督要他們好好休息的提醒,闔上眼睛等待明日到來,只是洗完澡後,他卻維持相同的動作沉思至今,也許自己不是太想結束這一天,他猜,而他的掌心滾燙,原因不出自於澡堂,從今晚謝幕後便是如此,彷彿摩擦雙手就會落下幾顆冒火的小石子似的,若是一不小心,全身就會燃燒殆盡。他們活在沙漠的世界裡,在那兒的他是渴求綠洲的阿里巴巴,他必須勇闖扭曲的熱浪,表現主角的強悍及天真,走進真實與謊言的夾縫之中……   嘎吱。  他的室友似乎也剛從澡堂回來,他聽見一聲長嘆,腳步聲愈來愈接近... 2017 - 02 - 12 11
終わりなき唄 ※ TOV※ 尤里與弗雷  無論春夏秋冬、晴朗陰雨,屋中的窗戶總是敞開。  倒也沒有執著於該怎麼做,就是那扇窗已經關不住,物品到了年紀,即使未受什麼損傷,也自然會開始斑駁、老舊,有天碰上風雨稍強的日子,壓住窗框的指腹沾上厚厚一層灰,那片模糊的玻璃再也推不動了,有如遭到下咒般,真的是,以當下情緒所能施上的全部力量(他也不想拆了它),都沒有用。也許是滑軌生鏽,也許哪裡腐朽,要修是沒問題,除非拆舊換新,否則光上油還無法解決,做起來不到半個鐘頭的事,他選擇置之不理,反正雨飄得再遠,床頭板前都是極限,不知怎地遲遲懶得處理。  爾後,許多東西開始不請自來,普通的是樹葉花瓣,其他連樹果、麵包屑... 2017 - 02 - 06 2 21
無題14 ※ アイナナ/MEZZO/抓感覺/壯五大病後 1.  最近逢坂經常從睡夢中驚醒──最令他不安的是引擎聲在耳邊響起,到真正看見車輛的時間,之後花費不到三秒,車頭燈就會朝眼皮底下的黑色世界衝撞,逼得他睜開雙眼,今天也是如此。  貼在床鋪上的背脊微微顫抖,連抓住棉被邊緣的力氣也沒有,猜著滑過耳際的汗水是否會帶走身上多餘的體溫。  二度閉上眼睛,強迫自己複習「正常呼吸」的方式,像在思索一個只記得首尾的單字。記得的事情一定藏在腦袋某處,逢坂近來幾天都是這樣努力,或是更努力地相信。當他從床邊的木櫃翻出一隻耳溫計,放在適當位置壓下按鈕,出來的數字竟讓自己有些失望。 2.  慌忙掏出... 2015 - 12 - 29 4
預兆 ※ 弱ペダ ※ 今泉與手嶋  「請問,手嶋學長知道第五題怎麼解嗎?」  「我看看……嗯。」手嶋停止轉筆,視線掉回自己的課本,「遇到艱深的題目先跳過才是明智之舉喔,今泉。」  這麼說,學長不也是嗎。今泉往對面的習題本一瞄,頁碼仍停留在三分鐘前,在心深處卻不由得鬆口氣。  期末考和學期間的大考相比,無論範圍讀完與否,暑假已經停在距離眼前最近的日期上頭,學生間環繞儘快結束試驗的焦急氣氛,即便制服早就輪替成短袖,溫度計的紅標高掛將近兩個月,夏天來臨的意識卻最近才從起床的剎那浮出。  像是蟬聲。今泉想,在路上戴上耳機還未點下撥放,以及兩首歌曲間過渡的短短幾秒,鼓... 2015 - 07 - 30 24
1112 1112  要是穿厚一點的鞋就好了。  完全爬上人煙稀少的出口以前,先是從大批綿延的樓梯遠處窺見了一點夜晚的景色,冷風往他們的頭頂灌,當踩上濕滑的柏油路時,褲管與短襪之間缺乏防護的皮膚已經徹底凍僵,連腳底板也彷彿浸入一攤泥水。  前方是一盞紅綠燈,視線外的四周有許多相同的交通號誌,在三種顏色的燈泡下重複輪轉,交通中樞的車站只有內部擠滿了人,都市的熱氣匯流在背後龐大的建築物裡,經過狹窄的管道,由地底的列車帶往其他地方。說不定是這樣才會那麼冷。他想,同時走過第一個綠燈來到人行道上。而接下來的每個轉角,他們都若有似無地觀察對方的腳步,是想到對面的便利超商,或者繼續直走,甚至是暗的連汽車前照燈都能將店... 2014 - 11 - 16 1
 

© 夏間星丘 | Powered by LOFTER